山西高考早知道官方網站

高校圖書館“賬單”來了 里面有什么名堂?

時間:2019-08-08來源:澎湃新聞  山西高考

  中國有近3000所高校,每家高校每年都會斥巨資采購各類圖書資料和學術資料庫,哪家大學在圖書館建設方面最慷慨?

  根據教育部網站,全國共有2914所高等院校,其中2017年有843所高校公布了圖書館統計數據。我們選擇其中總經費排名前50的高校進行分析。由于寧夏大學在數據庫中出現兩次,數據異常,剔除之后,還剩48所。

高校圖書館“賬單”來了 里面有什么名堂?

  中山大學圖書館以1.33億元拔得頭籌,北京大學和復旦大學分列第二、三名。排名第1的中山大學和排名第48的湖南大學,圖書館總經費相差1個多億。

  其中34所高校圖書館總經費相較于2016年都有所增加,增長率排名前三的分別為四川建筑職業技術學院、包頭醫學院和成都中醫藥大學。

  有5所高校圖書館(西南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河北理工大學、河北醫科大學、廣東醫科大學)未上傳2016年經費,故無法進行比較。

  高校圖書館為何“曬賬單”?

  話還得從2011年3月全國“兩會”說起。當時,復旦大學圖書館公開的《2009年度圖書館經費使用情況表》被“炒熱”。

  時任復旦大學圖書館館長的葛劍雄接受《檢察日報》采訪時,揭露國內高校圖書館“內幕”:圖書館作為采購圖書的大戶,能拿到更優惠的折扣,實際購書價格會大大低于標價,進而產生回扣,這筆回扣就成了圖書館的“小金庫”,作為員工的獎金和津貼,或用于一些無法由財務報銷的開支。

  所以為了杜絕圖書資料回扣現象,高校圖書館紛紛開始“曬賬單”。

  高校圖書館年度經費構成

  依據教育部圖工委的統計指標,高校圖書館年度經費包括文獻資源購置費、加工費、設備購置費、維護費以及辦公費等多項費用。

  但在教育部圖工委現公布的數據中,只能查詢到文獻資源購置費、紙質資源購置費、電子資源購置費三項費用。

  另外,大學在填報數據時,也并沒有完全按照圖工委的分類來填,比如重慶大學和暨南大學圖書館的2017年度總經費,全部都用來購置文獻資源。類似情況的還有深圳大學城圖書館(99.68%)、清華大學圖書館(99.65%)、廣東醫科大學圖書館(99.31%)和上海交通大學圖書館(99.14%),這些大學文獻資源購置費在年度經費中占比非常高。文獻資源占比最低的是四川建筑職業技術學院(13.03%)。


高校圖書館“賬單”來了 里面有什么名堂?

  高校圖書館年度經費排名變化

  在總經費TOP48的高校圖書館中,2017年與2016年相比,24所的排名呈上升狀態,3所未出現任何波動,另有16所呈下降狀態。

  有3家高校圖書館經費在2017年猛增,排名也突飛猛進。其中,四川建筑職業技術學院經費排名前進591名、包頭醫學院經費排名前進339名、成都中醫藥大學經費排名前進111名。

  1、三家大學經費從哪兒來?

  根據《光明日報》2014年11月的一篇報道《大學圖書館與公共圖書館的區別》,部屬大學辦學經費主要來自中央財政,由教育部撥款,一般是按照在校大學生的人頭數來劃撥;省屬大學辦學經費來自地方財政,由省主管部門撥款,私立學校的辦學經費由辦學投資人籌集以及學生繳納學費。大學圖書館經費從學校辦學經費中劃撥。

  四川建筑職業技術學院由四川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與德陽市人民政府共建。主管部門:四川省人民政府。

  包頭醫學院(內蒙古科技大學包頭醫學院),成立于1958年。主管部門: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

  成都中醫藥大學,創建于1956年。主管部門:四川省人民政府。

  以上三所“突飛猛進型”高校圖書館均屬于省屬高校,其經費主要來自地方財政,由省主管部門撥款,從整個學校的辦學經費中劃撥。

  2、為什么總經費增加了?

  通過查詢這3所高校的信息公開網,我們發現包頭醫學院2017年總收入比2016年高出約14億,其中約12億來自事業收入增長,而該項數據在2016年為0。四川建筑職業技術學院和成都中醫藥大學2017年總收入比2016年有所減少。但是3所高校2017年的教育支出對比2016年均有所增加,而圖書館部分的具體情況沒有體現,所以無法深入。

  圖書館經費多的高校都在哪些地方?

  我們對總經費TOP48的高校圖書館進行了地域分布分析,發現高校圖書館總經費之和排名前5的省市依次是廣東、北京、上海、四川和江蘇。


高校圖書館“賬單”來了 里面有什么名堂?

  根據國家統計局2017年公布的31個省市的GDP總值,廣東省以89705.23億元居全國各省市之首,江蘇、四川也躋身全國前5名。地方經濟發展水平是決定地方財政收入的最主要因素,而地方高校的收入來源主要依靠地方財政教育撥款,地方經濟發展水平決定了地方高校教育經費的高低。所以廣東、四川、江蘇等地的高校圖書館經費相對較多也就不足為奇了。

  數字資源還是紙質資源?

  “圖書館資源建設,究竟是數字的還是紙質的?”中山大學圖書館館長程煥文教授在“2018年中國高校圖書館發展論壇”上再次提出了這個問題。

  在總經費TOP48的高校圖書館中,有40所高校電子資源購置費在文獻資源購置費中的占比超過紙質資源購置費占比。

高校圖書館“賬單”來了 里面有什么名堂?

  而《2017年中國高校圖書館發展報告》顯示,提交文獻資源購置費的789所高校圖書館,電子資源購置費所占比例已經過半,且均值與所占比例自2006年以來呈逐年升高趨勢,增長的斜率正在變大。

  這表明電子資源購置費成為圖書館文獻資源購置費支出的主要部分。

  電子資源購置費占文獻資源購置費比例最高的5所高校圖書館分別為中山大學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清華大學圖書館、西南大學圖書館和四川大學圖書館。可以看出,國內一流大學高校圖書館都正在進行“無形的蛻變”——從“紙質資源擁有者”蛻變為“數字資源使用者”。

  數字資源帶來的問題

  早在2016年,包括北京大學在內的多所高校因知網漲價的幅度每年都保持10%以上而宣布停用。2019年,知網被蘇州大學學生起訴著實“火”了一把。

  國內外數據商的數字信息資源壟斷是目前我國高校圖書館面臨的最大困擾。許多數據商為了提升其數據庫產品的競爭力,與眾多書刊出版機構簽署獨家數字出版授權協議,如中國知網的獨家授權期刊達到1,600種。紙本出版商和數據商成為利益共同體,圖書館只能是“被宰的羔羊”。

  數字化資源給高校帶來便利的同時也裹挾著很多困擾。除了資源壟斷導致價格上漲,還有資源訛詐(捆綁售賣紙本期刊、拆分數據庫、同類重復、高價售賣學位論文)、資源壁壘、資源浪費、資源同質和閱讀退化等。

  你能想象有一天走進學校的圖書館里,發現沒有整齊排列的書架,甚至連一本書也沒有的樣子嗎?那圖書館這一場景的意義還在嗎?

  最后,我們特地為不向“萬惡”的數據商屈服的朋友們搜集了一些免費又好用的電子資源數據庫,請盡情享用!


浙江海洋大學
浙江海洋大學
北京pk赛车四码计划